2019年5月

获得数学最高奖菲尔兹奖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原文作者,马丁·海尔等众多Quora用户。

翻译作者,我是崔小白,哆嗒数学网翻译组成员。

 

关注 哆嗒数学网 每天获得更多数学趣文

 

也许你再知乎看到太多类似的提问——“XXXX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再国外著名的问答网站Quora上,也经常有相同格式的问答但这回的数学逼格似乎有点高,这回问的是:

获得菲尔兹奖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众所周知,菲尔兹奖是数学界的最高奖项之一。貌似这个问题也应该让一位真正获得过菲尔兹奖的数学家来回答。但是,似乎要让这种世界上最尖端人才来到这个网站来回答这个问题似乎是一种奢望。

 

一位叫做利夫·杰拉姆的历史学家也持有相同意见,他回答道:

能获的菲尔兹奖的人数并不多,而且他们的名字和电子邮件地址都很容易获知,那为什么没有人给他们其中的一个写信呢?

我只是一个低调的历史学家,但我的概率直觉告诉我,在现在不到40位(纯粹猜测)活着的的菲尔兹奖得主中,在无人帮助情况下回答这个问题的几率相当低……

我猜他们的答案应该会有一些感情抒发或标准感言,“感觉很棒”,“我感到微不足道”,“这真的是一个团队努力的成果。”大多数“感觉如何”的问题(实际上大多数问题)需要相对固定的答案。

 

杜扬·萨奥对这个回答这样评论道:

哈哈,我不太确定格里戈里·佩雷尔曼会不会有同样的反应。

他拒领菲尔兹奖章,说他的的成果能被接受是对他最大的奖励,不需要什么菲尔兹了。

而且最牛逼的是他拒绝领奖的原因是他觉得给他颁奖的那些的委员还不够资格。

利夫·杰拉姆:膜拜!
夏肖克·雷:他还拒绝了千禧奖。

 

另外一位评论者路易斯·科恩对这个回答也有评论:

我想知道跟其他学术研究相比,数学研究总体上是否更缺乏合作性。

利夫·杰拉姆:我对此深表怀疑。历史学家们几乎从来没有认真合作过——他们声称与人合作是为了获得经费,但实际上他们通常只是独自一人在档案馆里工作。欧洲资助机构有时坚持要求要有更多的合作者,但结果非常糟糕。

 

然而事情的反转在于,菲尔兹奖得主真的来回答了。

 

马丁·海尔,2014年因为在随机偏微分方程的贡献获得了菲尔兹奖。他回答道:

由于我很幸运地获得了诺贝尔奖,所以被邀请来答题。当然了,感觉这东西因人而异,我也只能说说我的感受...这很显然啊(感觉人生达到了高潮,你还想我说啥?),但同时也给我带来责任感和忧虑感。因为无论你是不是喜欢,当记者评论任何有关数学的话题时最后都会来找你。这时候无论你个人怎么说,最终都会变成代表整个数学界的观点……

乔·菲利奥对这个回答这样评论道:

打断一下:其实整个数学界都不喜欢获奖之后的这个代表权。

马丁·海勒:;-)

 

另一位评论者,若泽·乌里奥拉:

讲真的菲尔兹奖章可能是唯一一个在公众中享有盛誉的数学奖(实际上和诺贝尔奖同样级别的应该是阿贝尔奖,只是没太有人听说过而已),我没记错的话主要原因是跟60年代斯梅尔的政治事件有关……

当时数学家们决定(并发信给一些重要的人说明这一点)将菲尔兹奖这个最负盛名的奖项颁给他,以便帮助他摆脱当时遇到的一些麻烦。

 

关注 哆嗒数学网 每天获得更多数学趣文